1. 专题频道:
  2. 今生有缘
  3. 今日健康
  4. 今乐团购
温馨提示:
今日大同 > 主站 > 分类信息 > 婚介交友

【婚介交友】两个人相遇的概率是0.00487

发布时间2014-09-15 09:52:49 | 今日大同 来源:山西新闻网

这是一个关于概率的计算——目前世界人口60多亿,一生有29200天(按人的寿命是80岁来计算),两个陌生人相遇的概率是0.00487,相爱概率是0.000049。由此可见,世界上两个人相爱的概率要比中500万的概率小得多。这个满屏皆是小数点的帖子,突然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得很火。不少人发出感叹——珍惜你身边的每一个朋友,因为你们相遇,已经是一个伟大的奇迹了。

缘,妙不可言。特别是在两个人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的过程中。这一周,小编们采访了不少“有缘人”的故事,或感动,或惊叹,或遗憾……人生之中,或许可以遇到许多种缘分,但缘分却不是停留在枝头等待人随意摘取的花朵。在某种意义上,珍惜缘分的本意,可能就是要把握机会,适时出击。

A 有一种缘,叫百转千回

相亲五年,我俩阴差阳错遇上了四次

讲述人:刘岩 男 34岁 路桥工程师

你说巧不巧,我和我媳妇在五年的时间里,阴差阳错地相过三回亲,还在一场婚礼上偶遇了一次。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

第一次和瑶瑶的相亲是我六婶介绍的,就是2006年,好像是冬天,那一次,我俩约在一个火锅店见面,当时我对瑶瑶的印象不错,觉得那女孩长得很秀气,性格也很开朗,大大方方的,不娇气。不过那段时间,我刚刚加入相亲大军没多久,不仅一点不排斥相亲,反而觉得挺期待,挺好玩的。再加上正处于挑花眼期,相亲业务最繁忙的时候,一天都得赶两三个场子。当时的心态就和狗熊掰玉米似的,总觉得爱情在下一站,老想再挑挑再选选。就这样,一顿火锅之后,我和瑶瑶也就再没了联系。

第二次见到瑶瑶已经是2008年了,介绍人是我们院长夫人,当时院长夫人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她的情况,给了我一个电话。距离我和瑶瑶第一次见面已经隔了一年多,我压根没想到院长夫人给我介绍的女孩会是瑶瑶。想起来还挺逗的,我当时就跟接受了政治任务似的,当天晚上就火速约见了那个“特别好的女孩”。一见面,我俩都有点傻眼,笑着说彼此是老熟人,还聊了聊各自的近况。那次见面,觉得瑶瑶很亲切,可还是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之后,我和瑶瑶互相留了个QQ号,加了好友,虽然基本没怎么聊过,但偶尔在刷QQ空间好友动态时都会给彼此的日志、照片留留言,评论几句。

再次遇到瑶瑶又隔了一年多,那次是在我妈一个老同事儿子的婚礼上,瑶瑶是伴娘。当时,看着她在新娘身旁卖力地忙来忙去时,除了在心里感叹世界真小之外,不知道为啥,对她好像多了些莫名的感情,淡淡的,若有若无……那时候的我刚刚分手,瑶瑶身边却已经有了一位交往稳定的男友。

那之后,我和瑶瑶还是像以前一样,没有任何交集。只是,我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到她的QQ空间,看看她更新的心情和照片,只是不再留言了,离开的时候,会特意删掉访问足迹。

又过了半年多,我和瑶瑶又被“介绍”了一回。那是2011年的春节,当时我的心情挺苦涩的,年纪越大,就越渴望有个安稳的家。当时,一个挺要好的高中同学约我们一帮哥们儿去KTV。我不想出门,可他非拉着我去,还神神秘秘地告诉我她媳妇会带个女同事一起来,并告诉我那个女同事比我小两岁,前阵子刚和男友分手。

那个下午,当我再次看到瑶瑶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突然有种“这也许就是天意吧”的感觉。大家知道我俩是“老熟人”之后,就起哄让我俩合唱,还嚷嚷着让我俩干脆都别挑了,就从了彼此算了。

瑶瑶是那种特别大气的女孩,当时她表现得特别得体,落落大方的,一直很温柔地笑。在大家的起哄下,我俩手牵着手一起唱了那首《你最珍贵》,可能就是在那一刻吧,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我的心里。

当天晚上,送瑶瑶回家的时候,我就向她表白了。现在,她不仅是我最爱的老婆大人,还是我的小情人希希的妈妈。

B 有一种缘,叫命中注定

他几乎不坐公交,只坐了一次,就遇到了我

讲述人:豆豆 女 25岁 公司职员

这个月底,我们就要结婚了,这几天正忙着置办东西。现在我在离石,他在太原,结婚以后,我就把工作调到太原,结束我们两地分居的状态。

有一种缘分,大概就是上辈子注定的。我家人一直都在离石,他家人一直都在太原,但是我的爷爷和他的爷爷竟然认识,而且关系还非常好。当时我爷爷带着我奶奶经常来太原跑生意,认识了他的爷爷,三个人还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呢!只可惜,两位爷爷都已经过世了,这些都是我和奶奶聊天的时候无意中知道的,要是他们两个老人还在,应该会特别高兴吧!爷爷们做朋友的时候,我俩还都没出生呢。

说起我俩认识的过程,也是一种特别的缘分。

2011年,我当时在太原上大学。记得那天是个星期二,我和两个好朋友一起,先在大南门附近逛了街,就坐上611路公交车,要到迎泽桥西的居然之家附近下车。

当时车上人不多,我们上车后就直接坐到了二层。三个女孩在一起,又是吃东西又是聊天,根本没在意周围的情况。直到车快到站了,我们下到一层准备下车时,一个男孩突然走了过来,问我要手机号码。

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卖手机的,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坏人,再加上着急下车,就把电话号码给了他。我想着,大不了他打来电话卖东西我不理他就行了。

谁知道我刚下车就收到了他的短信,他自我介绍了一下,说想和我做朋友。原来他从来不坐公交车,平时都是开车上下班。那天正好要参加一场考试,早晨开车到考场后发现车太多,怕下午再去不好停车,中午就坐公交车回了家,没想到这仅有一次的公交之旅会遇上我。后来有人问他,难道就不怕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不怕被我拒绝吗?他每次都笑笑说,当时顾不上想太多,就知道要上电话号码再说。

接下来的几天,我俩都是发短信聊天,没有见过面,只是感觉他人不错。后来,他说有个朋友要结婚,兄弟们都带女朋友出席,但他没有女朋友,问我能不能冒充一次。

现在想想,我那时候胆子也挺大,和闺蜜商量了一晚上后同意了,那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他给我的印象还不错。

这个男人心很细,很体贴,其实他脾气也不小,但在我面前几乎从不发作,而且每次我心情不好闹别扭,他都会包容我哄着我。他会做饭,过节的时候还自己做巧克力送给我。

毕业后,我回了老家离石工作,但我们的联系并没有中断。每个周末,不是我到太原就是他去离石看我。而且他还经常不打招呼偷偷跑到我们单位门口等我下班,给我个惊喜。

三年里,虽然我们也吵过架闹过别扭,虽然两地生活很辛苦,但我们从来没想过和对方分开。他的耐心和包容,最终让我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

C 有一种缘,叫失而复得

三十年后再相聚

讲述人:马秀娟 58岁 退休教师

我和瑞涛是当年在晋城插队时认识的,那时候我年纪小,他总帮我赚工分,从家里带的咸菜肉丁自己舍不得吃也要留给我。说起来,那个时候,我们对彼此就挺有好感的,可未来会咋样谁也不知道,我们俩就谁也没捅破这层窗户纸。两年之后,他就回到了大同,而又过了三年,我才盼到了回太原的机会。

回城之后,两地分隔,别说是联系了,就连彼此的音信也没有。再次遇到他是在三年前,老年大学的摄影班上,我当时特别惊讶,后来才知道,原来早在十多年前他的工作就调动到了太原。

不服老不行,这一次再见距离我们头一次遇上已经过了三十年了。说来也巧,当时,他离婚十来年了,而我老伴也走了五年多了。

不过起初,我们谁也没往那方面想,但因为相同的爱好,我们走得挺近,一起参加摄影班,一起参加合唱团,周末还和一群驴友去爬山锻炼。

和瑞涛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又青春了一回,也渐渐从老伴离开的悲痛中走了出来。后来,还是在儿女们的鼓励下,我俩走在一起了,我想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D 有一种缘,叫念念不忘

从一见钟情到如愿以偿

讲述人:赵涛 35岁 私营业主

2004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在早晨7点10分的105路车站遇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第一次在车站遇到她,我就对她一见钟情了。可我没有勇气表白,大约过了两三个月,她再也没有在105路车站出现。我当时一下子就像被抽空了一样,颓废了好一阵子。我甚至专门请了三天的假,守在105路站牌下等她。说起来我也挺痴情的,大概有一年多吧,只要一有空,我就在北大街周边溜达,可我一次也没有再遇到她。那种绝望的心情,特别苦涩。

让我没想到的是,三年之后,我竟然在医院又遇到了她,更幸运的是那个时候的我和她还都是单身。她是产科的护士,而我表姐正好在那家医院生孩子。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的呼吸都停止了。尽管她对我完全没有印象,可这一点也不影响我对她的追求。当时,我告诉自己,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绝不能再错过她!

我追了半年多才把她追到手,可就是追一辈子我也愿意呀!

E 有一种缘,叫蓦然回首

不同的城市,总能相遇

讲述人:网友“呼啦啦”,30岁,企业职员

2012年的国庆,在去上海的火车上,遇到一位可爱的姑娘,她睡在我对面的铺位,当时她是到上海出差。因为年龄差不多,我俩特别聊得来,直到卧铺车厢熄灯了,聊天还在小声地继续着……

火车到达上海站,我们各自离开,没有留对方的联系方式。打车到宾馆大门口时,我发现那个女孩竟然从另一辆出租车上走下来,和我走进了同一家宾馆。更巧的是,她预订的房间竟然在我隔壁。

第二天,我们一起去外滩南京路,还一起逛田子坊。在一间店铺里,我看上一只杯子,想送给太原的好朋友。她看到后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甚至有些失落。她问我是不是送给女人的,我没告诉她。不过从那一刻开始,她一直不太开心。第二天没和我打招呼就退了房。因为我们都没有留过对方的联系方式,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后来去了哪里。

没想到半年前,我在柳巷一家商场里闲逛,竟然又见到了她。她画着精致的妆,穿着漂亮的制服,看样子是商场的管理人员。她也看到我了,两个人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相遇,说明我俩真是有缘。(高巍 赵琴)

责任编辑:武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