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专题频道:
  2. 今生有缘
  3. 今日健康
  4. 今乐团购
即时播报:
今日大同 > 主站 > 大同文苑

碾子(散文)

发布时间2018-03-08 21:57:22 | 今日大同 来源:今日大同

村里有两盘碾子,两个生产队一个队一盘。
  
  碾房里一年四季忙碌,推碾子的人几乎每天挨饿。眼看就掀不开锅了,面黄肌瘦的孩子们不住地喊饿,年龄小的妹妹一阵阵干嚎。
  
  邻居二婶家亲戚昨天送来半小袋歉熟的谷子,她给端来半升:“快给孩子们碾了吃吧。”于是,碾房里响起了咕噜噜的欢笑声。
  
  碾房是村里最圣洁的地方,那是我们的粮食加工厂。
  
  碾子由两块锨好的大石头组成。在一间房内用土垒起一个平台,然后将一块一丈方圆的平石铺上,这石上嵌好了有序的纹理,叫做碾盘。在碾盘中央钻有一个不洞,上插一根铁棍,固定在平台上。在碾盘上,一块雕有有序花纹的圆柱石头用木框框住,以铁棍为圆周心,以碾盘一半为半径不停地转动,下面的谷物、豆类便被碾碎,这样反复多次,一旁母亲不住地用笤帚扫堆碾碎的东西,倒在箩子里,左右不停地摇,并不间断的拍打一两下箩子,不一会,她的头上、脸上、眉笔上都染上了一层霜,此时,箩下面的笸箩里的面粉也在不断地加厚。
  
  “走,跟妈推碾子去!”妈的这一声喊给饥肠辘辘的我们随时都是一种莫名的兴奋。于是,箥箕、笸箩、箩、笤帚大人们套在一起拿,我背起一小袋豆类或小麦疯一般朝碾房奔去。
  
  我们抑制不住兴奋,将碾棍插进束缚碡碡的木框的圆孔内,轰隆隆地一前一后追赶起来。这时很快被妈呵斥,没有粮食的空碾子最容易被毁,石头纹理的咬合会将纹理破坏。妈这时就说,空碾子推不得,来年要饿半年的。这又让我想起一句话,每逢我们在等不及饭熟,不停地用筷子敲碗,妈就脸色一变:“敲碗敲筷子,讨吃一辈子!”我们赶紧将碗筷放下。             等妈用箥箕将粮食箥好倒在扫干净的碾盘上,说一声这回你们使劲推吧,我们吡牙咧嘴却难以启动那艰涩的碡碌。固定碡碌的木框有一前一后两个圆孔,成一平行的“一”字。这要两个人同时推才行。弟弟个矮,得抬起手抓住碾棍,我稍高一些,用胸口抵住碾棍使劲往前顶,推不了几下两人就气喘吁吁了。这时妈来替下弟弟,我也觉得轻松了不少。推完了一批,再倒新谷物的时候又是一阵艰涩,让人绝望。更主要的是这样重复机械的用力不一会就觉得泛味,全身是汗的我瘫坐在地上,眼冒金星,天悬地转。这时最盼救星来帮一下,因为我已实在没有忍耐力。
  
  如果没有伙伴来帮忙,那最盼望的竟是驴。不过,那得有幸得到队长的允许。驴被牵到碾房,用黑布蒙上眼睛,再给它戴上笼嘴(防止它贪嘴吃粮食),给它套上碾棍,只要“得儿”喊一声,它就会奋然前行,周而复始,毫无倦意。偶欠也会慢下来,只要用小鞭在空中“啪”地一抽,那驴马上一个激淋,腰一弓,注意力绝对集中,又十分敬业地前行。这样一来,人是省了力,但伴随而来的却是遭到驴子内心的不满和发泄。时不时地,它会翘起尾巴,吧嗒吧嗒的拉下奶油面包一样的粪蛋,或者劈开后腿唰唰地尿出一股黄水。这时,整个碾房都会充满一股呛人的驴粪驴尿味,以后每吃饭时我老怀疑那浓烈的味道溶进了面粉里。
  
  平时碾房要锁上门,以防谁家的鸡飞到碾盘上寻没有扫干净的米粒,那些笨家伙一点也不讲道德,时不时会将碾盘拉得满是鸡屎;还有那馋狗,见防备不严,就钻进碾房,蹦上去将碾盘舔个干净,令人作呕。平时,碾房比较清闲,但逢年过节这里就特别拥挤,尤其是到了年根,人们为碾那够一顿吃的糕面,往往一大早起来去排队,有人头天晚上就在碾盘上倒上一小碗谷物“占碾子”,但这还得不时防被谁家的狗钻进来当作一顿美餐。
  
  邻村有一光棍刘大自小没了爹妈,一直靠邻里接济长大。他稍长大些,食量大,谁也养不起,他就走行串巷地给人说唱几句好话,或者诉自己的苦以讨口饭吃。后来,他觉得给人唱一些段子能换来一口好吃的,便东凑西凑拼成一些不成调的曲子。别看他人笨,连个四六句都说不好,一副竹板打来打去充其量也只是个道具,但人们教他一些荤调子,他倒悟性极高,没几天就背得滚瓜烂熟,能加油活醋的自由发挥,并且还能附加一些动作。随着年纪增长,有时,一些段子唱着唱着他就暗然神伤许久,三十大几了仍不知女人是啥滋味让他永远抬不起头来。他见男的就叫大哥,见女的就叫大嫂,有时见十六七的女孩子也叫,女孩子被他叫得又恼又臊,骂他不正经赶快走开。
责任编辑:王纪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