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专题频道:
  2. 今生有缘
  3. 今日健康
  4. 今乐团购
即时播报:
今日大同 > 主站 > 经典阅读

父亲毛岸青是用深情歌声将母亲深深打动

发布时间2016-08-26 09:30:34 | 今日大同 来源:快乐老人报

毛新宇,1970年出生,毛泽东唯一嫡孙,毛岸青与邵华之子。《母亲邵华》,是毛新宇将军回忆其母邵华的深情大书。作者分别从母亲邵华早年的坎坷经历、母子之间及亲人之间的相处、母亲的处世风格、母亲对摄影的热爱四大部分讲述了共和国女将军邵华的一生经历。本书首次独家披露了毛氏家族后人的生存现状,也是第一部关于毛泽东的好儿媳邵华的人生纪事。

1959年,勤奋好学的母亲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大学,在中文系开拓着自己的新天地。

父亲曾因找对象而苦闷

与我母亲同时考上北大的还有我的姑姑李讷。李讷姑姑读的是历史系,我母亲上的是中文系。大姨和母亲还有姑妈都先后走进了北大这个素以思想和学术自由而著称的高等学府,这使他们与爷爷的交流在亲情之外,又多了个角度——思想文化。三个孩子都能在北大读书,爷爷十分高兴,也给经历了失去大伯的巨痛的一家人,带来了久违的欢声笑语。

一向清静无为的造物主,似乎偶尔也喜欢锦上添花,21岁的母亲在进入北大的同时,爱神也在悄然地向她招手了。

这还要从1957年父亲从苏联回到北京说起。那年父亲和大姨一前一后回到北京,父亲34岁,大姨27岁。看着这两个懂事的孩子,爷爷怎能不为他们的终身大事费力劳神呢!早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父亲因找不到合适的对象而苦闷,爷爷提醒他说:“你谈恋爱找对象,就不要说你是毛泽东的儿子嘛!你就说你是中宣部的翻译不是很好嘛。我劝你找一个工人和农民出身的人,对你可能还有些帮助。你要求条件太高了,人家能力强,看不起你,那就不好了,整天不愉快生闷气,那还有什么意思呀?”但后来父亲一直在苏联养病,婚姻大事就耽搁下来了。外婆也牵挂着这件事,大姨从苏联回来后,外婆就多次建议爷爷也让父亲回来,一边疗养,一边解决个人问题。

“你干脆将来也嫁给我吧”

就在爷爷忙着为大姨找对象的同时,父亲的爱情之窗也透进了明媚的阳光。其实,就在大伯和思齐姨妈热恋时,父亲就已经开始暗恋我母亲了。那时我母亲梳两条漆黑油亮的大辫子,鹅蛋脸清纯而美丽,一双欢实的大眼睛里透出聪敏和善良,让我父亲不由得心生爱怜。当大伯和大姨结婚后,父亲曾和我母亲开玩笑:“你姐嫁给了我哥,你干脆将来也嫁给我吧!”母亲听了,嗔怪地瞪了这位大哥哥一眼,脸上早已泛起一层红晕。

那时候,父亲刚从哈尔滨回到北京,被分配到中宣部担任翻译。每个星期天,他都要和大伯去看爷爷。兄妹几个凑到一起,分外热闹。因为大伯和我父亲都讲俄语,尤其是我父亲,俄语比中文要流利得多。几个人要是一起开口,叽里呱啦的,满屋子的洋文,让人感觉仿佛让人置身于国外。爷爷虽说听不懂,却总是笑眯眯地望着孩子们,一脸的欣慰。有时,爷爷也会加入到这种热烈的谈话中。那时,爷爷正学英语。他就用英语问孩子们问题。

相对而言,性格内向的父亲显得有些寡言。再加上语言的障碍,他很少说话,这和性格活泼外向的母亲大不相同。虽说父亲话语不多,但对人对事,心里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他不时地将目光扫向谈笑风生的母亲,目光里流露着爱慕。但我母亲却没有什么反应,她哪里想到,她的岸青哥哥那亲切的目光里,会含有另一种感情呢?

唱苏联歌曲打动少女心

在大伯去朝鲜参战后,父亲来外婆家的次数更多了。父亲有音乐天赋,他每次来外婆家,总要拿起冬不拉,弹上几支乐曲。有时,还给大家唱俄文版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喀秋莎》,还有《山楂树》、《深深的海洋》等苏联歌曲。父亲的嗓音浑厚,非常有磁性,他那声情并茂的歌声将我母亲深深打动了。她那颗少女特有的善良纯洁的心,随着歌声飞到了遥远的异乡,和歌声里的主人公一起欢乐,一起伤感;而少女的心总是很敏感的,她总觉得这些爱情歌曲是父亲有意唱给她听的。每当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她就感到脸上发烧,赶忙让自己不去这么想。是呀,她对她的岸青哥哥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呢?每每这时,母亲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羞涩。


我父亲不但有音乐特长,而且还是个多面手。他的国际象棋也是难逢对手,这让我母亲望尘莫及——原来,不怎么言语的岸青哥哥,竟然这么聪敏,思维这么缜密,只是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罢了。嗨,真人不露相!由钦佩到爱慕,此时望着高大魁伟的父亲,一缕甜蜜和异样的情愫悄悄地盈满了我母亲的心头。

开始给少华妹妹频繁写信

因为对母亲早就产生了好感,我父亲就非常耐心地向他的少华妹妹(邵华是其笔名)传授国际象棋的走法,很乐意做她的老师。而母亲呢,也很高兴做他的小学生。因为和父亲待在一起,母亲感到很快乐。就这样,两人常常一玩就是一下午。只是父亲的水平太高了,母亲一时半会儿怎能赶得上他呢。母亲觉得很没面子,就以“自己不是下棋的料”为由,想转移目标。但父亲哪肯放过和母亲在一起的机会呢,便略施小计,譬如,故意让母亲赢上两局,或者再说几句赞扬的话。果然,母亲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还真的又来了兴趣。

不过,当大伯牺牲的噩耗传来后,洋溢在外婆家的那种欢快气氛,一下子消失了……

这一次,父亲从苏联回国后,看到母亲时眼睛顿时一亮。几年不见,他的少华妹妹已经变成一个俊俏稳重的大姑娘了,而且出落得亭亭玉立,一举手一投足大方又干练。他看在眼里,喜在心上,那久埋心间的爱意哪里还压抑得住呢。但当着母亲的面,他又不好捅破这层窗纸。他在去大连休养治病后,就开始给我母亲频繁地写信了。(毛新宇)


责任编辑:王纪杪